Deonte Burton:在进入NBA之前,你必须了解你自

  • 探险动态
  • 2020-06-06
  • 429已阅读

Deonte Burton无法入眠。不仅仅是一晚,而且每一晚。安眠药让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什幺都不管用,除了书中最古老的一个小技巧。「一次古老而又美好的车程,」Burton叹了一口气,快乐地说,「我就像一个大宝贝那样。把我放在一辆车裏呆上大约五分钟,不用放音乐我就会入睡。」

Deonte Burton:在进入NBA之前,你必须了解你自

在深夜驱车载他的不是他的父母或是年龄较长的兄弟,而是文森特高中的女子篮球教练Stephanie Bahr,她帮助指导密尔瓦基地区的孩子们。Burton上高中以及之后上马奎特大学时,每当Burton睡不着的时候,她就会驱车载着Burton开上几个小时,帮助他小睡一会儿。在帮助Burton经受住他人生中最大的情感考验方面,Stephanie Bahr也产生了重大影响。

「她从心理上给予我挑战,她帮助我以一种我之前没有用过的眼光看待事物,」Burton说,「我有一点头铁,她在这方面帮助了我很多。」

儘管Burton棱角分明,富有力量的尖下巴上方时常浮现出露出牙齿的灿烂笑容,有一段时间Burton很难保持理智。在Burton高二那年,他的母亲芭芭拉-Burton-马龙被诊断出乳腺癌。Burton有六个兄弟,年龄最小的和他一样是25岁,年龄最大的已经42岁了。在他们六人的帮助下,整个家庭团结在一起,保持着强大的凝聚力。他们了解了事实,并知道这意味着什幺。面对着恐怖的现实,芭芭拉自己的态度也是绝对强势的。「当你被告知过的时候,事情变得容易了很多。」Burton说。

「她身边一直有人陪伴,」他说,「我们做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她让事情变得非常容易,因爲她总是很积极向上。她一直在让我们感觉好一些。」当他的母亲继续与病魔作斗争时,Burton从文森特高中毕业了。Burton是他高中校队中唯一一名有Division I的学校提供奖学金的球员。在他的大四赛季,他不仅是一支球队的领袖,更是一个家庭的领袖。他将重心从个人数据转到赋予队友球权上,希望促成他们同样获得受大学邀请的机会。Burton留在了家附近,他选择在马奎特大学度过他的大一大二两年,他一开始在Buzz Williams的执教下打球,然后是Steve Wojciechowski。

2013-14赛季,Burton作爲大一球员出场了32场比赛。但在之后他大二那年,Burton仅仅出场了8场比赛。2014年10月7日,就在马奎特大学金鹰队的赛季开始前一个月,芭芭拉去世了。

芭芭拉去世后,乘车兜风已经不足以让Burton入眠了。在密尔瓦基兜风反而产生了相反的效果。Deonte Burton看不到其他的事。「我想要离开密尔瓦基,因爲一切都会让我想起她。」他说,「我想要在其他地方自己扎根,这样我才能重新集中注意力。」

当他的母亲去世时,作爲儿子,作爲家庭的宝宝,他只能做这些。远走他乡起到了一定帮助。但是时间、观念、以及一个匪夷所思的出口——诗歌——帮助Burton渡过了难关。

「我必须放下我所抱持的一切。」Burton解释说。

「你必须接受这件事。你无法改变这件事,」他说,「你越是去质疑这件事,你就越是不会得到更多的答案。」

最初开始写诗的时候,Burton还是个孩子,他写诗与他一个兄弟分享。但是芭芭拉去世后,他把所有的感受都写进诗裏,任由情感在笔端流露,从而应对这件事。儘管灵感和过程对他来说常常是不同的,但是写诗始终是一种宣泄。

「无论一件事情看起来可能有多黑暗,你总能找到光明。」Burton谈到他母亲的逝世时说。

「是的,她去世了,但她现在在一个更好的地方。」他补充说,「她过得比我更好。」

Burton获得了离开马奎特大学的转校许可,但是他留在了中西区地区,去了南面的爱荷华州立大学,在那裏与他未来的雷霆队友阿卜杜勒-纳迪尔一起打球。Burton在爱荷华州大时,他又有了两名教练——Fred Hoiberg和Steve Prohm。在NCAA的背景下,一名球员在四年裏拥有四名教练的罕见程度是令人惊讶的,但是这种经历给了Burton一种与衆不同的才能——灵活性。这最终使他成爲了雷霆在2018-19赛季一个近乎完美的补充。Burton签了一份双向合约,爲奥克拉荷马雷霆及其下属发展联盟球队小蓝队效力。

「我学会了如何调整和适应,」谈到他的大学时光时,Burton说,「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将去往何方,但你知道无论你去到哪裏,你都必须做好準备。」

Burton在2015-16赛季爲爱荷华飓风队出场了26场比赛,场均得到9.7分,投篮命中率爲53.3%,球队杀入了甜蜜16强。在他大四那年,他的产出更进一步,场均得到15.1分,6.2篮板,1.8助攻和1.7抄截。球队赢得了Big 12分区的冠军,但在NCAA锦标赛第二轮止步。在Burton的大学生涯结束时,他对他的选择进行了评估。他有足以让他站上世界最大的篮球舞台的天赋、身体素质和运动能力。他缺乏的只是一样东西。

「从爱荷华州大毕业后,我不想进入NBA,」Burton完全真诚地说,「在进入NBA之前,你必须了解你自己。我感觉当时我对自己的了解程度还不足以让我进入NBA。」

这是我来到雷霆的主要原因,因爲每个人都欢迎他人,而且以球队这个大家庭爲重。——Deonte Burton

Burton承认自己是内向的,他有足够的自知之明,意识到他还没有爲伴随美国职业篮球而来的关注做好準备。Burton没有追求一份非保障的NBA合约,而是把握好自己的舒适度以及职业生涯,去了韩国。他与韩国篮球联赛的Wonju DB Promy球队签约,使自己沉浸在那种球队文化中。一开始,饮食和生活方式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是Burton逐渐爱上了他海外生涯的某些特定方面。

「韩国文化非常欢迎他人,」他说,「你可以在这裏安顿下来,然后留在那裏。」

Burton发挥亮眼:他场均得到23.8分,8.8篮板,3.8助攻和1.7抄截,被提名爲联赛的MVP。Burton的表现引起了雷霆的兴趣,他们在全世界发掘像Burton这样的遗珠。除了来自于NBA的意向,在海外的一年也增强了他对一种更衣室裏的真正联繫的需求,这种联繫就像他高中时在他的队友之间所营造的那样。

「当我打篮球的时候,我所在的球队成爲了一个家庭,」他坚定地说,「如果我不觉得那是一个家庭,我无法在那裏打球。」

「那是我来到雷霆的主要原因,因爲每个人都欢迎他人,而且都以球队这个大家庭爲重。」

2018年夏季联赛,Burton的表现令在场观衆惊豔,其影响力几乎扩展到了场外。Burton有几次势大力沉的扣篮,甚至还命中了一记关键球。雷霆球迷对这名突然签下了双向合约、独特而又不寻常的球员感到激动和兴奋。他身高6尺5,体重245磅,身材结实。他是一名前锋,却有后卫的技巧水準。他是左撇子,是一名凌厉的终结手,拥有灵巧的传球和投射,以及不知疲惫,充满活力的斗志。经过在亚洲一年的历练,他更进一步。

「我不会说我改变了,」Burton说,「我是进化了。」

Burton在小蓝队打了24场比赛,场均得到16.2分,4.8篮板,3.3助攻和2.2抄截,投篮命中率45.2%,非常高产。Burton在Cox Convention中心球馆是一位重要的贡献者,但在街对面的切萨皮克能源球馆的雷霆则更多是一名边缘球员。他在32场比赛中获得了出场机会,但是场均仅仅出场7.5分钟,得到2.6分。他在季后赛中一共出场了5分钟。

「现在激励我的是,我在季后赛大名单中,但是从未上场。我参与了NBA季后赛,而我是个看客。」他说,「这是一个积极因素。我不想再在一场NBA季后赛中观赛了,我想要上场参与比赛。」

作爲一名球员,不稳定性的深渊是令人抓狂,令人咬牙切齿的,在过去六年裏,Burton已经从这种深渊中倖存了,更不要说他因丧母所进行的激烈情感斗争了。这是一种实力证明:这名25岁的球员有一颗温柔的心和温柔的灵魂,他成功地熬过了这一切,仍然保持着谦逊优雅以及人类的沉着镇静。

「我通过我每天的行爲来纪念我的母亲,」他说,「我感觉她会因我与人交往的方式而爲我骄傲。」

Burton还通过把母亲的名字写在鞋上来纪念她——但是他只会写在粉色的鞋上。如果你看到一个身着雷霆蓝色球衣的身影穿了一双惹眼的粉色球鞋掠过球场,那最有可能是Burton正切入罚球区,或是在外线干扰持球人。

Deonte Burton:在进入NBA之前,你必须了解你自

上一次Burton将连续两年在同一座城市爲同一位教练效力还要追溯到2013年Burton念高中的时候。2019年3月,Burton与雷霆签下了一份三年合约,留在奥克拉荷马。然而,Burton自己不记得他的篮球未来得到保障的确切日子。

成年之后他一直在篮球的道路上不断前行,他没有理由在当下止步。

「当你在你的工作中升职时,你会感觉:‘我升职了,这很酷,现在,然后呢?’」Burton问道。

「再一次升职。」